他溫和地說:

「你還是可以回頭的,及早回頭,你還是以前的你。」

「以前?」聽到這兩個字,她禁不住惶顫笑出聲。

「你是說變成吸血鬼以前嗎?以前那個藍月兒已經死了,那些好日子也太倉卒了吧?」淚水浮上了她雙眼,她緩緩地,哀悽地說:「十五年來,一瞥驚鴻,十五歲以前那個藍月兒已經死了!永遠死了!往後的歲月都是漫長的痛苦!」 ──《吸血盟2花開魔幻地》

 

今年七月的一天,《吸血盟2》差不多寫完了,當我寫到雲傲天和藍月兒在覆雪的屋頂上的這段對話,心裡說不出的難過。一個作者筆下的人物是不是都是他自己的投影?可我並不是吸血鬼啊!也許,我們每個人也都有過跟藍月兒一樣的遺憾吧?好日子總是一瞥驚鴻,任你流多少眼淚,終究是回不去。

五年前準備寫《吸血盟》的時候,腦海中只有三個字──吸血鬼。

這個吸血鬼是男是女呢?當時完全沒有頭緒。想寫,只是因為好勝。有人說我不懂寫吸血鬼的故事,好勝的我,偏偏要寫,你說我不懂寫,我寫給你看。沒想到,就像藍月兒,從動筆那一刻開始,往後的歲月都是漫長的痛苦。

呵呵!不是痛苦啦!寫書是快樂的,創作過程的痛苦是必須經過的一場歷練。在一場又一場的歷練裡,你跟自己說:要克服它,戰勝它;不單要克服它和戰勝它,更要在你跨過的那道坎上開出花來。

我的好勝常常把我害苦,但是,我深深知道,這是我心裡的一團火。要是沒有了這團火,就像寫詩的人沒有了情懷,也像歌者不愛歌,只是跑江湖。這團火熄滅了,我也不再是我。

愛一個人,心裡也得有一團火,是熾烈的火,也是溫暖的火。我的愛為你燃燒,我用我的身體和我的一雙手為它遮風擋雨,努力不讓它熄滅。我深深知道,一旦讓它熄滅了,會是多麼寂寥。

 

2009-12-16_00020.jpg 

 

台版《吸血盟2花開魔幻地》這個月在台灣出版。為了配合出版宣傳,台灣皇冠出版社希望我能在他們網站上談談《吸血盟2》。我不想忽略這個博客的讀者,所以,今天這篇和12月30日的網誌會在台灣皇冠出版社的網站和 amyblog 同步上載。

 

 

吸血盟2花開魔幻地  300.JPG  

台版的封面跟第一集一樣,用了台灣著名畫家張志偉先生的油畫。

 

 魔幻唯美的風格看來就像特別為這本小說而畫,太美了!.jpg

魔幻唯美的風格看來就像特別為這本小說而畫,太美了!

 

張先生可是米蘭‧昆德拉欽點的畫家呢。.jpg 

張先生可是米蘭‧昆德拉欽點的畫家呢。

創作者介紹

小王子的編輯夢

crown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