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張小嫻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張小嫻

 

一位印度老僧曾經說,當你老了,世上所有的地方看起來都像異鄉。


這句話,聽起來多麼像是千古的歎喟?雖然我還沒到這位老僧的年紀,但是,我想補充一句:當你老了,世上所有的地方看起來也許都像夢鄉。


《聖經》彼得前書二章十一節說:「你們是客旅,是寄居的。」,《金剛經》說:「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我覺得我也像我筆下的吸血鬼藍月兒,過於執迷不悟,無論聽到多少大智慧和大道理,往往只挑自己想聽的,然後用自己想聽的那套去解釋,又無可救藥地迷戀美麗和感傷的文字,譬如「客旅」、「寄居」、「如夢幻泡影」......

 

南老師說,我們都在做夢,有些夢我們記得,有些夢我們忘了。有時候,我們以為自己沒有做夢,其實只是忘了自己曾經做夢,也忘了那個夢。


我到底忘了多少夢?是我忘掉了我的夢,還是我的夢把我忘掉?


反正我記不起來,是夢是我都不再重要。時間在夢與現實中飛翔,倏忽消逝,二00九年很快要過去了,這一年裡發生的事,我就像一覺醒來忘掉一個夢那樣,記不起來了,想要記起來,卻發現日子有點像流水帳,記憶早已零落。然而,對於二00九年,我永不會忘記一件事情:

這一年的十一月,我在蘇州太湖大學堂裡見到南懷瑾老師,這是我在二00九年最大的收穫。

 

我曾經很執著,覺得要先把老師的書全都讀懂了才去見老師,而不是僅僅為了見一位響噹噹的大人物,那樣的我會心虛。可是,老師的書不容易讀懂,自以為讀懂了,也許還是不懂。等我全都讀懂了,不知道要等到哪一天。於是,我戰戰兢兢又心虛地去見老師,沒想到,見了老師,短短的幾天,有機會跟老師吃飯聊天開玩笑,回來之後,拿起本來沒讀懂的同一本書,竟然讀懂了些。我終於明白,這就是非凡人物的磁場。

crown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溫和地說:

「你還是可以回頭的,及早回頭,你還是以前的你。」

「以前?」聽到這兩個字,她禁不住惶顫笑出聲。

「你是說變成吸血鬼以前嗎?以前那個藍月兒已經死了,那些好日子也太倉卒了吧?」淚水浮上了她雙眼,她緩緩地,哀悽地說:「十五年來,一瞥驚鴻,十五歲以前那個藍月兒已經死了!永遠死了!往後的歲月都是漫長的痛苦!」 ──《吸血盟2花開魔幻地》

 

今年七月的一天,《吸血盟2》差不多寫完了,當我寫到雲傲天和藍月兒在覆雪的屋頂上的這段對話,心裡說不出的難過。一個作者筆下的人物是不是都是他自己的投影?可我並不是吸血鬼啊!也許,我們每個人也都有過跟藍月兒一樣的遺憾吧?好日子總是一瞥驚鴻,任你流多少眼淚,終究是回不去。

五年前準備寫《吸血盟》的時候,腦海中只有三個字──吸血鬼。

crown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