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林達陽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永遠的意思,是渴望被了解的瞬間,能一再重現。  

 

我站在小鎮的河岸邊,又快下雨了。兩隻飛鳥正在灰濛濛的天空中盤旋,展現不可思議的飛行能力,追逐,俯衝又爬升,一次次張開翅膀在空中急停、翻身轉換方向。彷彿兩個不同座標的空間在時間裡跳舞,吸引了我全部的好奇。兜轉了好一陣子,才在高高的電線上停了下來。我站在行道樹下看,靜止的鳥彷彿瞬間失去了力量。魔法消失了,飛行的舞者此時只是兩個小小的灰點。

 

像是兩顆石子漂浮在長長的河裡。兩段情節消散於敘事者隱隱約約的暗示,被視為同一段感情。雖然只是剛剛發生的事,但我已經開始懷念了──兩隻飛鳥,互相超越、吸引、重新定義彼此方向的飛鳥。什麼是方向呢?小時候賞鳥,背包上掛著玩具一般的指南針,圓形的指盤在透明液體中旋轉,工很粗糙,時不時就會卡住。我常常拿起那個小指南針來看,確定它仍運轉,看久了也覺得暈眩,覺得自己就像是泡在液體裡那個小小的、意外的氣泡。

 

現在兩隻飛鳥各自停在長長的電線上,不飛了,偶爾互相發出熱絡的叫聲,喳喳說話,有時不說話,各自別過頭,好像各不相干、剛剛的一切從未發生似的,望著不同的兩個遠方。

 

有時候遺憾是好的。有時候遺憾只代表那時的我,選擇了另一件同樣美好但更重要的事情。

crown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  

 

夜深了,與許多孩童在海生館的教室裡做黏土勞作。教室很大,且離海不遠,風裡有淡淡的海水氣味,令人安心。只是太久沒玩彩色黏土了,我盡可能專注,但屢屢因挫折分心,反覆添上或掐去不對勁的部分。怎會這麼困難呢?好像怎麼做都是不對的。但小孩們不管這些,邊做邊玩,端著未完成的小小勞作跑來跑去,有時為了補充材料,有時只是熱鬧。他們一次次經過我桌旁,我轉頭好奇的看,但看不出他們做的都是什麼。座位另一側的窗戶開著,外頭一片漆黑。應是不可能的,但我好像能聽見海浪的聲音。

 

我不知道自己想做的是什麼。邊試邊想,捏了一隻目盲的企鵝,立在一本與它同高的大書之前,書頁上頭,全是空白的。自己想想也覺得滿意,學習有時候不就是這樣的事情?柔軟且有溫度的黏土,像是睜著大眼睛的小孩將小小的手交在我的手裡。我小心捧著企鵝與書,放上通風的木架,等待它在時間中定型,期待它一夜之間變得堅強,堅強而且脆弱。

隔日醒來,孩童們都還在棉被堆裡深深睡著。推門出去是很好的天氣,看見海被豢養在小小的海灣裡。我伸手去摸架上的黏土,質地雖仍是柔軟的,但輪廓已經定型,心裡也覺得開心,湊近觀察,發現企鵝與空白的大書上,佈滿了乾裂、細瑣的紋路。

 

缺陷是好的。我們很幸福。

crown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恆溫行李+書腰立體書封-小  

擅譬者的偈語─閱讀《恆溫行李》     

文◎張曼娟

 

「就要出發了嗎?」我輕聲的問。於是執起那一直隨身的,恆溫的行李,安靜的走上道途。此刻與我作伴的,這個身形頎長的男子,將為我引領的是怎樣的風景?好像一點也不需要擔心,而我並不與他熟識。其實,我只是他的一個讀者,如此而已。

 

但誰說這不是理解一個人的最好途徑呢?通過他的創作,一點一點的向著某個核心靠近,尤其在這核心之中,有著深深的共鳴。

 

crown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