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陳立川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癌症的自然癒合機制

發燒、高溫療法與自發癒合

         發燒是我們身體最終極與自然的清潔方法,自然醫學及其他整體醫學(如中醫)皆認為,發燒是感染的終結者。中醫師常告誡父母親,讓孩童自然發燒出汗,病在退燒後就自然舒緩,切忌吃退燒劑,讓自然清理機制徒勞無功,可是在西醫錯誤的教育與矯枉過正的警告下,絕大多數的父母親怕小孩發燒怕死了,只想到那些發燒過度而燒壞頭腦的夢靨,其實這種例子少之又少,有一主要原因是孩童原本就過度缺水,因此身體無法切當地以出汗調節體溫,若身體水分充足,發燒過度到癲癇這種夢靨就不會發生。

 

        許多病人在採用另類療法的初期階段往往會經歷到所謂像感冒的徵狀,甚至於發燒、微燒或高燒則因人而異。我曾聽過使用葛森食療法者發燒,孔恩博士的新陳代謝化療法者發燒,更不用說注射科里混合細菌疫苗者當然會發燒,也有開始練習氣功者會發燒,更不用說那些做適度有氧運動的病人流汗發熱。也有高溫療法是專門來伺候癌症的,這種療法在歐洲很盛行,在美國主流醫學就不盛行,另類醫學則開始普及,使用桑拿浴來實踐高溫療法者頗多,更好是病人經濟能力足時,可以當成慣例性的居家治療。

 

       在美國我就建議了很多病人使用桑拿浴,有癌細胞嚴重擴散的前列腺癌病人在兩個月內做21次臭氧蒸氣浴,PSA指數由1046降到64,由於病人家境拮据,除了少數健康補品外,病無能力多做其他療法,當地一名自然醫學醫師以交換工作的方式提供他臭氧蒸氣浴,他的主治醫生不敢相信有這樣快速的回復法。另一位淋巴腫瘤患者看一位著名的美籍中醫師,起初中醫師不信臭氧蒸汽浴,但是她開的處方或針炙都無法提升病人的脾氣,結果半小時的臭氧蒸汽浴讓病人的脾氣提升。在台灣我有學生的家長在被告知有肺癌時,開始食療、練氣功、做遠紅外線桑拿浴及服用健康補品。一兩個月後,桑拿浴讓他抽菸多年的菸臭味從皮膚隨汗溢流出,在沒有任何傳統西醫治療下,病人感覺十足清新無恙,迄今已經存活半年,超出醫師的預料期限外。

 

        讓我們從另一個角度探討癌症與發燒的關聯性。缺乏發燒或壓抑發燒會增加得癌症的風險嗎?我在另類醫學辦公室調查另類癌症療法時,有另一位受聘調查科里疫苗及其他相關免疫療法的合約人員,他是來自德國的醫師叫洛夫‧克里夫(Ralph Cliff),他收集了很多歷史性的數據顯示有發燒次數越低者其得癌風險就越高,沒有發燒歷史的人得癌機率提高。我經常問癌症病人他們是否容易流汗或有發燒的經歷,通常答案是否定的。事實上,發燒的療效在這種證據下是被低估的,因為歷史上有不少案例被歸屬於自發癒合的,許多這些病人大抵是癌症病人,少數是其他無可救藥的疾病,結果大多數人在自發癒合前經歷了發燒徵狀,這個證據才是鏗然有聲的。

 

       在還沒有繼續討論之前,我要提出與冷氣使用有關的質疑,常吹強烈冷氣又不流汗者小心,你正朝癌症的不歸路邁進。我們一點也不介意流汗,這也是我們整個夏天不用冷氣的原因,而且冷氣吹多了,甲狀腺根本搞不清楚到底是冬天還是夏天,因此設並基本代謝時會因冷氣而設在冬天。低甲狀腺功能與癌症也有關聯,此點在討論葛森療法時,會再探討到。

 

         對我而言,發燒是肉體與靈性世界溝通的橋樑,做為一種清淨身體的機制,高燒掃除與疾病有關的肉體與情緒垃圾。往往發燒過後,病人有頭腦更加清醒,心智更加明朗,情緒更加清爽的正向改善。發燒過後,我們往往還發現肌肉緊張消除了,淋巴系統不在滯留不通,皮膚感覺更暢通,讓我們掛念或煩惱的小事似乎拋諸九霄雲外。自發癒合的病人往往有很大的個性改變,他們的看法與想法及以往不同,這跟人們經歷大難不死後,感受性有更大改變皆類似,這也與精力瀕死經驗的人,個性與想法改變又是類似。總之,上天設置了各式各樣的方法讓我們由親身體驗「大難不死」後的重大靈性轉折,而平常的發燒或人工發燒讓我們能品嘗一下小規模的身心靈改變。但是我相信,假如我們對發燒的靈性意義有更深的認知,而有心要改變自己,這種快速「頓悟」的機會就會降臨。

 

根據科里醫師的女兒海倫在深入分析所有成功與失敗案例後,她認為療效較佳的發燒溫度當在華氏104度,其實病毒大抵在華氏104妒就受不了了,而細菌在華氏102度就大抵消滅掉了,治療失敗的案例往往是未達華氏104度。為了避免不良的高燒過度,癌症病人被鼓勵不要貿然以科里疫苗自行治療。

 

高溫療法是人工增高體溫的方法,在癌症治療上日益受歡迎,原因是有療效。在歐洲,治療前列腺癌會採局部加溫再配化療。台灣的秀傳醫療體系最近也引進了一種高溫療法。有些肝癌的局部化療也配上了高溫療法。這些較局限性的加溫方法都是比較偏正統醫學的醫生在使用的,他們還無法理解高溫療法的深度與全面性,因此在運用上十分拘束。

 

 許多傳統文化皆有高溫療法的淵源。像古代羅馬浴、瑞典桑拿浴、祕魯的桑拿屋…都是一種高溫療法。筆者曾親自嘗試北美印地安人的流汗居,儀式有時是與願景追求(Vision quest)合併,願景追求是一種靈修儀式,而流汗居是用於洗滌身體。帳棚內至於在外燒紅的石塊,慢慢淋水讓蒸氣充滿整個帳篷,在有身分地位足以領導儀式的人帶領之下,全程按東南西北方向每個參與者接二連三的以祈福方式祝福天地萬物,蒸氣有時熱到令人無法呼吸,必須將臉與鼻孔貼近地面呼吸冷空氣,並不是每個人皆能忍耐四輪的祈福儀式,筆者在第三輪就落跑了,差一點在帳棚外昏倒。

 

發燒這種機制有其自然作用,可以從免疫細胞的酵素活性在104度是最活躍的,還有,呆滯的淋巴液在高溫下其黏性大減,所以有助排毒,這種論述上取得支持讓發燒自然完成其療程的理念基礎。

 

        從很早前,順勢醫學醫師就警告世人不要濫用退燒藥(像阿斯匹靈和泰倫諾)來壓制發燒,因為這樣會阻擾疾病的了結。可惜病徵的壓抑是西醫的信仰核心,與自然的過程相悖。以色斯醫師不僅了解順勢醫學、同類毒理學及其他醫療傳統,他實際上包容了高溫療法和科里毒素於他的全身治療方案中。他使用發燒來清除殘留的感染。獨立的外來調查研究員證實他在20年間達到了讓末期無救癌症病人的五年存活率達17%,比西醫僅僅所有的2%高太多了。他的治療讓病人在五年內癌症再發率從傳統療法的50%降低到13%,而所有癌症病人整體的五年存活率是87%,相對地,西醫的存活率是50%。可見整體治療方案,包括促進病人發燒的療法,對癌症甚至是末期無救的癌症有很大的幫助。

 

                                                                 本文章由《跟著博士養生就對了》作者-陳立川博士 提供

crown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癌症的情緒層面

有沒有可能有致癌的心理、情緒、精神和靈性因素呢?有沒有所謂的「癌症個性」呢?我們也能辨認出一種更容易得癌的個性嗎?我們能組合成一個在心理與靈性層面上更統合的癌症理論嗎?心理或靈性支持能幫助癌症病人嗎?最後,有沒有自發癒合這碼事?若有,它是怎麼發生的?

疾病的產生也有賴情緒、精神和靈性負面因素。在身心論裏,已經提到心理學家Hans Eysenck與加州大學醫學院的David Spiegel的一系列臨床實驗顯示,人們在生活失控或無法抵抗時,比較更可能發展癌症,癌症病人在重新控制自己的生命,並減低他們的無助感後,末期癌症病人存活率就增加,這就是控制因素論。所以,一個人的個性和情緒是會決定生不生病的。

 

癌症的心理與靈性層面:心身確實相連

身心確實相連。從心裡神經免疫學或更新的心理神經免疫內分泌學的前衛研究,我們知道情緒和神經、內分泌和免疫三系統都相互連結、相互影響。這方面最好的描述記載此領域的研究高潮非柏特博士(Candice Pert)莫屬。

波特博士發現鴉片接受器,它會宇身體內天然的嗎啡~內啡肽結合。內啡肽是天然的止痛劑,也是我們「感到陶醉和bonding契合的背後機理」。自從此發現後,她記錄到神經和免疫系統間的微妙相連關係,這些關聯是由胜肽和它們的接受器仲介的,她相信這是情緒的生化基礎,而且是許多嚴重疾病的關鍵。

英國巴哈醫師光用調整情緒的的花精療法能治好癌症,也證實情緒與癌症有密切關聯。

雖然癌症病人在接受最好的肉體與營養醫學,有些依然無法克服他們的疾病。什麼可能是他們療癒計畫中缺失的要素?可能是心理與靈性方面的問題未解決而至吧!

 

個性與健康

透過個人的特性特徵而行醫療是深植於歷史傳統的。古代歐洲醫學裡所講的吐、氣、火、水四要素數千年來都被認為是可以返英出人類體格特質的,這四要素與中世紀醫師所知的四種天生氣質或體液相對應冷淡(多痰)、樂觀(多血氣)、易怒(多黑膽汁)、憂鬱(多黄膽汁)。在近代,卡爾‧容格把這四種要素轉換至心理分析上,他描述土型人是激情傾向的,氣型人是知識份子式的,火行人是直覺或激勵型的人,水型人則是情緒化的。他的研究後來進一步發展成了現今普遍通行的明尼蘇達多重個性清單,也運用到職場人際關係協調上。

類似的系統也存於東方文化,中醫的五行說就是。五行包括金木水火土,每一行皆有其相關的負面與正向情緒。例如木行的負面是憤怒與憂鬱,火行相當於過度喜悅,土行是過慮或想太多,金行是懷傷或悲哀,水行則是恐懼。類似五行的系統亦存於梵醫、藏醫及衍生出的東方醫療體系。

在相互比較下,不難看出東西方還是在「看人」上有所差別。不果差異如何,以及誰是誰非,重要的是每一系統皆有其觀望病人體質、個性的角度,用心皆是試圖對個性、情緒與疾病的關係能釐清出道理來,這些道理無疑是治病的指引。

 

有助癌症康復的個性

陰陽共生。有負面的個性,也一定有正面的個性。癌症不是絕症,有不少病人絕處逢生,存活了多年,到底他們是怎麼做到的?他們的復癒可能與正面的個性有關嗎?是的,假如有如前所述的易得癌的個性,一定也有有助從癌症康復的正向個性,甚至有治療師或醫師發明讓癌症病人能找回自己生命活力的方法與治療。

首先看看那些有紀錄的「奇蹟」案例。卡萊兒‧賀西柏格和馬克‧依恩‧波拉許合著的書『神奇的康復』(Miraculous Healing)就是問同樣的問題,所以他們收集了許多不可思議的療癒案例或自發性癒合的案例,他們訪問這些癒合的病人來搞清楚到底有哪些有助從癌症康復的特質,他們的初步研究發現康復者歸屬他們的成功於底下的心理因素:

75%相信正向的成果會出現

71%有積極對抗的精神

71%有接受疾病的心態

71%視疾病為一種挑戰

68%對自己的疾病與後果承擔起責任

64%有翻新再活下去的慾望或意志

64%保持正面的情緒

61%有(宗教)信仰

61%有新的生活目的感

61%改變生活習慣與行為

59%有主宰感

59%改變生活型態

57%有自我滋育感

50%有社交支持

很明顯地,假如你要改善自己由癌症的逆境逢生的話,多採上述的正面特質是能提高生存機率的。

crown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