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_0420  

《重陽》將情欲的兇險、政治的無常、家庭的瑣碎、革命的高蹈合為一談,使全書不再是一個「乾淨」的歷史小說。

 

王德威教授◎文

 

雖然姜貴在四○年代曾嘗試過小說創作,但他一直要到移居臺灣後,才真正成為專業作家。我們今天讀他的作品,也許會輕易的將其歸為老掉牙的「反共小說」之流,事實不然。姜貴的小說雖毫不掩飾批共反共意圖,卻較一般的口號文學複雜太多。

 

姜貴的《重陽》寫的正是一九二七年春夏寧漢分裂與清黨的往事,以革命青年的歷練與墮落作為情節骨幹。故事中的主人翁洪桐葉是國民黨先烈之後,因家道中落,淪為上海法國洋行買辦的學徒,工作辛苦,所得卻不足以養家。適值洪母染病,告貸無門。一神秘青年柳少樵即時出現,為洪解圍,兩人遂迅速成為好友。柳實乃共產黨徒,他藉此機會不只是吸收,更是吸引了洪。洪柳二人所發展的同性戀關係是《重陽》的一大主題。對姜貴而言,洪桐葉尾隨共產黨人,非但是意識形態的墮落,也是身體欲望的墮落。

 

《重陽》的重心是武漢國共聯合政府轄區內,種種驚世駭俗的事件。洪、柳以協助北伐的名義來到武漢,柳搖身一變,成了政府中的左派小頭頭。他策劃工運婦運、鼓動罷工搶糧,無惡不作。柳同時也是淫邪的雙性戀者。在洪桐葉外,他迫姦了洪母及洪妹,最後又搭上了自己原配妻子的女佣白茶花,一個醜陋的大腳婦人。柳與白這兩人一搭一檔,為所欲為,直把武漢鬧得一無寧日。國民黨實行清黨後,武漢大亂。洪在亂中為柳謀殺,而柳則與白茶花逃之夭夭。

 

姜貴把政治情欲化,或把情欲政治化的傾向,在《重陽》的第一章即可得見。洪桐葉受僱於法國商人為學徒,不僅為公事疲於奔命,還得為老闆夫婦整理家事,清洗污點斑斑的褻衣。洪後來更受命學習修腳術,好為太太服務。日久生習,洪竟對老闆娘的腳,產生愛戀。修腳不再是苦差事,反成為滿足他性幻想的古怪儀式。姜貴對戀足癖的描寫,並不僅於此。《重陽》中另有一名英國無賴,專事對中國婦女的纏足風,大事蒐奇。而我們也記得,小說中的首惡柳少樵迷戀白茶花,不為別的,竟是為的她那一雙既大且扁又跛的天足。

 

柳少樵吸引洪加入共產黨,不僅介紹他看馬列宣傳書報,也同時附贈性學博士張競生的《性史》。政治的墮落必須與性的墮落等量齊觀。姜貴牢牢抓住這兩者的對應關係,在《重陽》中發展了一複雜多姿的象徵體系,為現代中國小說所鮮見。對姜貴而言,我們的身體正是禮教與意識型態最後的戰場。性氾濫及性扭曲反映了整個社會法理制度的崩潰,而其後果的恐怖,十足駭人聽聞。小說開頭的戀足癖描寫只是熱場戲而已。之後虐待狂與被虐待狂、通姦、強暴、同性戀、窺淫癖、暴露狂、穢物癖,乃至(嘲仿式)亂倫的例子,處處可見。在一個道德政治混亂的時代裡,沒有一個人能潔身事外,而女性所受的禍害,尤其慘烈。書中所有的處女角色都喪失了她們的貞操,而尼姑、寡婦、丫頭等「被壓迫」的女性,又都被強迫參加擇偶大會。武漢政權以解放婦女為主要號召之一,但在柳少樵這幫人的導演下,卻演出了仇視蹂躪女性的瘋狂嘉年華會。

 

是的,在無所忌憚的原始欲力指使下,《重陽》充滿一種反常的亢奮狂歡氣息。姜貴對大革命的看法是群醜跳樑,倒行逆施。姜貴同期的許多反共作家,也抱著同樣輕蔑嫌惡的態度來看共黨革命,但少有人如姜貴般,寫出共產這個「玩笑」中的殺機,革命這場「胡鬧」中的血腥。他的主要角色,個個如上了獸欲之弦的機器人,橫衝直撞,絕不稍歇。當政治激情成了畸情,革命也真成了要命的遊戲。

 

由這一觀點來看,柳少樵是個極成功的反面人物。柳原出身世家,自響應革命大業後,他的作為即極盡驚世駭俗之能事。新婚之夜,他強暴了新娘,之後即棄如敝屣,反與女佣白茶花戀奸情熱。柳愛女人,也愛男人。他與洪桐葉一度難捨難分,食同桌、寢同床。但洪犯了錯,柳卻大事體罰,彷彿在凌虐中,又另得快感。這段感情並不能阻止柳對洪母及洪妹的覬覦。兩位女性先後為柳所強姦。柳少樵其貌不揚、憊懶下流,但姜貴卻看出其人的無窮魅力,引得了一群又一群的角色,如飛蛾撲火般甘為其役、甘為其亡。武漢政府垮臺時,共產黨徒四散,柳也適時結果了洪桐葉一命。夏志清曾指出姜對革命家及色情狂一視同仁,因兩者均有絕難饜足的(政治或身體)欲望,對人生百態,卻殊少同情寬貸。觀諸柳少樵的行徑,信然!

 

《重陽》的書名指的是陰曆九月初九盛暑已過,秋風將起的時節。回望二十七年夏天的一場荒謬風暴,姜貴但願秋天能帶來冷靜與警醒。但秋風秋雨能不勾起姜貴蕭索蒼茫的感慨麼?除此之外,我也懷疑書名影射了書中兩個男主角以至兩個政黨的畸戀關係。《重陽》者,「重」「陽」也。對姜貴而言,洪柳的關係乖離常道,而武漢國共聯合政府也是變態的政治存在。

 

姜貴自謂是個保守的右派作家。然而細讀《重陽》,我們不禁要對他將政治色情化的寫法,暗暗叫絕。即便保守,他也絕非等閒的反共作家。他小說中身不修、家不齊而國不能治、天下不能平的論式,暗合古典小說常見的教訓,而走的路線卻是反諷托喻式的。就此我甚至要說姜貴的寫法提醒我們重審《金瓶梅》、《野叟暴言》這類古典誨淫小說的政治意涵。《重陽》將情欲的兇險、政治的無常、家庭的瑣碎、革命的高蹈合為一談,使全書不再是一個「乾淨」的歷史小說。這一將歷史庸俗化的舉動,代表了姜貴與歷史對話的激進姿態,也間接暴露了五○年代多數反共或擁共小說故作「天真無邪」的教條真相。

 

 

 

《重陽-經典復刻版》立體書封  

 

讀者千呼萬喚,絕版超過30年的傳奇經典,終於復刻再現!

夏志清教授盛讚:「晚清、五四、三○年代小說傳統的集大成者。」

姜貴《重陽》【經典復刻版】現正熱賣中

 

博客來:https://goo.gl/WpG26w

誠品:https://goo.gl/LVhLqE

金石堂:https://goo.gl/NauMHB

讀冊:https://goo.gl/DYzpXP

新書完整介紹:https://goo.gl/tE4ARx

創作者介紹

小王子的編輯夢

crown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