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骨頭》立體書封      

 

序幕

 

心跳加速,我匍匐著爬向磚牆傾斜所形成凹處的邊緣,探出頭去。

更多的腳步聲。樓梯上方傳來重重的靴子聲,旁邊伴隨著一雙小腳,一隻腳沒穿鞋子,另一隻腳踩著厚底高跟鞋。

腳步聲開始往下,而小腳搖晃不穩。小腳的主人似乎不太對勁,小腿呈現奇怪的角度,顯示膝蓋只支撐了一些重量。

怒氣在我胸口沸騰。那女人被下藥了,那個混帳東西硬拖著她走。

男人與女人往下走了四階,經過一道月光。那不是女人,是個女孩。她有一頭長髮,手腳瘦得有如難民。我看到那男人下巴底下是一件印著三角形的白色T恤,腰帶處露出手槍槍柄。

這對男女再度走進黑暗中,兩人緊靠的身軀形成一個雙頭的黑色剪影。

男人走下最後一階,開始把女孩扭向通往卸貨平臺的門。他一隻手箝制住女孩的脖子,用力推她。女孩腳步不穩,他使勁一拉,她的頭便有如點頭娃娃般晃個不停。

女孩蹣跚走了幾步,然後她抬起下巴、挺起身子,有如野獸般嗥叫,放聲劃破寂靜。

只見男人伸出另一隻手。身影凝結。我聽見一聲痛苦的尖叫,接著女孩便跌向水泥地。

男人單腳屈膝,不斷捶打那個了無生氣的小小身軀。

「敢跟我鬥?妳這小賤人。」

男人使出一拳又一拳,氣息急促濁重。

我腦海中的怒火飆升,凌駕於求保個人安全的本能。

我疾步過去,抓起貝瑞塔手槍,一邊確認保險栓,真是感謝我在射擊場做過的練習。

確認過手槍後,我伸手去拿手機。它沒跟手電筒放在一起。

我找尋另一邊口袋,還是沒有。

掉了嗎?掉在我橫衝直撞的途中?還是根本就留在家裡?

一陣恐慌幾乎淹沒了我,聯絡外界,那要怎麼辦?

一個小小的聲音建議我謹慎,我繼續隱身、等待。斯里得爾知道妳在哪裡。

「妳死定了。」殘忍且不懷好意的聲音突然響起。

我轉身。

那男人抓著女孩的頭髮,拉她起身。

我雙手握住貝瑞塔手槍,把槍置於身前,衝出牆壁凹處。男人聽見聲音,停下動作,我在距離他五公尺遠的地方止步,利用柱子作為掩護。我打開雙腿,舉槍瞄準。

「放開她。」我的叫聲迴盪在磚塊與水泥之間。

那男人背對我,維持著抓住女孩頭髮的動作。

「手舉高。」

那男人放手,挺直身子,將雙手舉到大約耳朵的高度。

「轉身。」

男人轉身時,另一道細微的光線照亮了他,我瞬間看清了他的面孔。

當男人看到對手之後,雙手微微放下。察覺到他可能比我更能看清楚對方,我愈發躲進柱子後方。

「小賤人還活著。」

但你死定了,賤人。

「你有種發電子黑函。」我的聲音遠比自己感覺得還要有自信。「有種霸凌毫無抵抗能力的小女孩。」

「討債呀!妳知道規則的。」

「討債日已經結束了,你這個變態的混蛋。」

「在說誰?」

「在說現在已經有一打警察正趕來這裡。」

男人把一隻手張在耳朵旁邊,「我沒聽見警笛聲。」

「離開那女孩。」我命令道。

他象徵性地退了一步。

「繼續。」我咆哮。男人這種不在乎的態度,讓我真想把手槍直接敲向他的腦袋。

「不然呢?妳要對我開槍?」

「對。」我斬釘截鐵。「我會對你開槍。」

是嗎?我不曾對人開槍。

斯里得爾到底在哪裡?我知道我的虛張聲勢完全是靠咖啡因與腎上腺素維持的,也知道這兩者終究會消退。

女孩呻吟起來。

就在這電光石火間,我失去了原本可以讓那男人活下去的優勢。

我低頭看。

他衝上前來。

新增的腎上腺素貫穿了我。

我舉起槍。

他逼近。

我瞄準白色三角。

開槍。

槍聲刺耳地大聲迴盪。開槍的後座力讓我揚起了手,但我還是維持了姿勢。

男人倒地。

在幽暗之中,我見到三角形的顏色變深,知道它逐漸染成一片血紅。完美的一擊,死亡三角。

除了我粗嘎的呼吸聲外,周圍一片寂靜。

然後我的中樞神經趕上了我的腦幹。

我殺了人。

我雙手顫抖,膽汁湧向喉嚨。

我吞嚥了一下,穩住槍,再悄悄往前走。

那女孩動也不動地躺著,我蹲下來,顫抖的手指按向她的喉嚨。我感覺得到脈搏,微弱但是穩定。

我轉身,凝視那男人沉默的兇狠眼睛。

突然間,我精疲力竭,厭惡自己剛才的作為。

我心想,以我的狀況,我是否可以做出妥善的決定?是否能完成使命?我的手機放在家裡。

我想要坐下來用雙手抱住頭,任由淚水奔流。

但是,我卻穩住呼吸,然後起身走向似乎有千里遠的黑暗之中,雙腿無力地爬上樓梯。

上樓後的右方有一條通道,我沿著它,走到唯一的一扇門前。

門關著,我手心溼冷,一隻手牢牢握住手槍,再伸出另一隻手轉動門把。

門應聲而開。

而我望進純然的恐懼之中。

 

第一部

 

我有過被關的經驗。我曾被關在地下室、太平間冰庫,還有地下土窖,感覺總是既嚇人又令人緊張。但是,這次的囚禁就生理折磨來說,卻超越以往。

麥克連堡郡法院陪審員休息室的設備,可說已發揮了這類設施的極致:Wi-Fi、電腦工作站、撞球桌、電影、爆米花。我可以申請豁免,但我沒有。司法體系徵召了我,我就來了。我是好市民布蘭納。而且,就我的工作類型來說,我知道我會被免除真正的陪審任務。在安排今天的行程時,我估計是六十分鐘,最多是九十分鐘的苦苦等待。

苦等。但我卻一時衝動,穿了高跟鞋來。就我的職業而言,我所擁有最令人興奮的工作鞋不過就是透氣的Gore-Tex登山鞋,要不然就是不會害我跌個四腳朝天的長筒膠靴。購買謀害人命的高跟鞋──更別說是真的穿上去──對我來說,簡直就像在壞老爹漢堡酒吧找到巨獸龍的遺骸一樣。

我妹妹海莉說服我買下這雙Christian Louboutin的三吋高跟鞋,她來自德州,那是一個誇張髮型與高死人不償命的細跟高跟鞋國度。她說,這樣看起來很專業,像是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況且,鞋子還打四折呢!

我必須承認,亮麗的皮革與時髦的縫線在我腳上確實看起來很棒。但穿起來呢?經過三小時的等待,可不好受。等法警終於傳喚我們這組人時,我整個人幾乎是跌跌撞撞地進入法庭,然後在點到我的號碼時,摔進陪審席中。

「請報上全名。」才從法學院畢業六分鐘的雀兒喜‧潔特身著價值四百美元的套裝、昂貴的貼頸珍珠項鍊,還加上一雙讓我的鞋子完全望塵莫及的高跟鞋。新任檢察官潔特以疾言厲色來掩飾她的緊張。

「唐普蘭絲‧黛席‧布蘭納。」容我快言,讓我們兩人都輕鬆。

「請報上住址。」

我照辦,而且為了表示親切,還加上一句:「那在雪倫莊。」那是由紅磚白柱、種著木蘭樹的十九世紀莊園改建的;我住的地方是原本馬車房的附翼。真是找不到比它更有舊時南方風情的地方了。不過,對此我倒是隻字未提。

「妳定居夏洛特多久?」

「從我八歲開始。」

「有人跟妳同住嗎?」

「我已成年的女兒有時會來,但現在沒有人與我同住。」凱蒂送給我的精緻銀手環現在就鬆鬆地掛在我的手腕上,上面還刻著「媽媽好棒」。

「婚姻狀況?」

「分居。」狀況複雜,但我絕對不會多說。

「受雇?」

「是。」

「請報上雇主。」

「北卡羅萊納州。」簡單扼要。

「職業。」

「人類學法醫。」

「該職業所需要的教育程度?」真是生硬。

「我擁有一個博士學位,還有美國刑事人類學學會證書。」

「所以妳進行解剖驗屍工作。」

「妳說的是病理學法醫,這是常見的誤會。」

潔特神色一僵。

我擺出笑容,檢察官卻沒有。

「人類學法醫負責的是無法進行一般解剖驗屍的屍體,像是骸骨、乾屍、腐爛、肢解、焚毀或是殘缺不全的屍體。面對各種問題的諮詢,我們全數經由骨頭的分析來回覆。例如說,遺骸是屬於人類還是動物?」

「這需要用到專家?」壓抑中的懷疑態度。

「有些人類與動物的骨頭非常相似難辨。」我想到在麥克連堡郡醫事檢察局等待我的木乃伊屍骨。「骨頭碎片尤其難以評估,是來自單獨一人,還是多人,其中是否還兼具動物骨頭?」我還來不及檢驗那些骨頭,只因為我現在坐在這裡,雙腳有如水中浮屍般浮腫。

潔特輕彈一下仔細修飾過的手,急躁地要我繼續說明。

「如果遺骸屬於人類,我就會找尋任何有助於確認身分的指標,像是年齡、性別、種族、身高、疾病、殘疾或畸形。我分析創傷來確定死因,估算受害者死亡的時間,並且推想屍體死後的處理方式。」

潔特揚眉表示疑問。

「斬首、肢解、土埋、水淹……」

「我想這說明了一切。」

潔特的視線往下回到她草草寫下的問題清單,那是一張非常非常長的清單。

我看了一下手錶,然後瞄向仍等著被盤問的不幸人士。我做了體面的打扮,褐色的亞麻褲裝搭配絲質高領,希望這樣能反映出身為麥克連堡郡醫檢局代表的預期形象。但跟我同為困囚的同胞就不是這樣了,其中我個人最喜歡的是那位穿著無袖緊身高領,配上牛仔褲與涼鞋的年輕女性。

雖然不是高級時裝,但我猜想她的腳必定比我的腳感覺舒服多了。我努力在這雙令人受罪的高跟鞋中扭動腳趾頭,卻徒勞無功。

潔特小姐深深吸了一口氣。她有什麼打算?我決定先發制人。

「身為州政府的人類學法醫,我的聘雇合約包括北卡大學夏洛特分校──我在該校教授高級專題討論──另外還有教堂山的首席醫檢局與夏洛特的麥克連堡郡醫檢局;同時我也為蒙特婁的犯罪暨法醫研究實驗室提供專業鑑定。」請解讀成:我很忙。我為警方、聯邦調查局、軍事機構、驗屍官與法醫提供諮詢,可知道即使妳不豁免我,辯護律師也會。

「我的理解沒錯吧?妳在兩個國家擁有常態性的工作?」

「其實不像聽起來那麼怪異,在大部分的司法審判中,人類學法醫的功用是擔任專業諮詢。就如同我剛剛所陳述的,只有缺乏足夠肌肉組織的驗屍案例,我跟我的同行才會被徵召,或是在遺骸……」

「好。」

潔特用手指掃視她黃色筆記本上沒完沒了的清單。

我伸展了一下──其實只是試著伸展──我痛苦的趾骨。

「在妳為醫檢局效力時,是否會與警方人員接觸?」

總算來了,真是感激不盡。

「對,經常。」

「檢察官還是辯方律師?」

「兩者都有,而且我的前夫是律師。」算是前夫啦。

「妳個人可認識與訴訟案相關的任何人士,如被告、家屬、警方探員、律師、法官……」

「有。」

然後,我取得豁免了。

我不理會腳趾的抗議,馬上搖搖晃晃地從法庭快步衝出,通過大廳,走出雙扇玻璃門外。我的馬自達停在停車塔的最遠角落。我在八點十分抵達,已超過傳票要求時間十分鐘,我只好停在第一個找到的車位,即使它已在前往堪薩斯州的中途點。

快速跛行穿過車道,再轉過一排車子,只見我車子的駕駛座旁邊緊挨著一輛巨大無比的休旅車,而副駕駛座那一側也不遑多讓。汗腺使勁分泌,我努力蠕動著通過兩組照後鏡的中間,身體與臀部擦過骯髒的車門,車身鑲板擠壓我的身軀,身上那套典雅的亞麻套裝看起來像是剛剛去垃圾掩埋場滾了一圈。

在我勉強打開車門,擠進駕駛座時,腳邊傳來一個叮噹聲。身為敏感的市民──我是說穿著讓人敏感的鞋子的市民──都會停下來確認是否有任何車用品移位。但我專注在脫身大計上,我的手指在包包的拉鍊暗袋裡摸索著車鑰匙。

我的雙腳有如著火一般,車鑰匙一插進啟動孔,我就側身彎腰拉扯右邊的鞋子。但這玩意兒卡得很緊,彷彿移植進入我的肌肉一樣。

我更加用力拉扯。

扭動加上巧妙掙脫,我的右腳終於解除禁錮脫困,接著我對左腳重複進行同樣的動作。

我靠著椅背歇息,眼睛盯著兩個明顯的水泡,再望向手中這雙令人痛恨的高跟鞋。

然後是,我的手。

我的手腕。

空蕩蕩的手腕!

凱蒂!

一陣熟悉的恐懼刺中我的胸口。

我推開它。

專注。手環在陪審團休息室,還有在陪審席時都還在。

叮噹聲,那個小小的銀手環必定在我擠過休旅車時,被什麼給勾下來了。

我咒罵了幾句,再次擠出車外,砰然關上車門。

人類的腦袋像是兩種層級運作的配電所,當反射性命令到達我的手時,我的小腦已開始產生神經連結。當車門關上的那一剎那,我就知道慘了。我不切實際地試了試門把,接著查看四扇車門的門鎖鍵位置。

我的咒罵內容更加豐富了,而當我伸手想拿包包時,發現它就擺在副駕駛座上。

該死

而鑰匙呢?就在啟動孔上擺盪。

長褲褲腳垂落在我赤裸的雙腳上,身上套裝沾滿灰塵,腋下溼了一片。我就這樣站了好一會兒,腦中不斷思索。

思索這一天還能更糟嗎?

車內傳來一陣低悶的音樂聲,安迪‧葛雷默唱著〈抬起頭〉,宣布我的iPhone有來電。這讓我幾乎笑出聲。幾乎。

我原本跟我的老闆提姆‧拉羅比說,我會在中午以前到實驗室。而在陪審團休息室時,我又打電話更新預估到達時間為下午一點。現在,我的手錶顯示是兩點鐘。拉羅比會想知道等待我評估的木乃伊的狀況。

也或許不是拉羅比。

要命。那現在怎麼辦?我可不想跟別人說我光著腳丫子站在停車塔裡,還被鎖在自己的車外。

但你就是不能垂頭喪氣……

對。

我掃視了一下停車場,這裡有滿滿的車子,卻空無一人。

敲破車窗?拿什麼敲?我氣餒地瞪視著車窗玻璃,而它回報我的卻是一個頭髮糟糕透頂的生氣女人。真是高招。

但的確是。我的視線盯著不再緊貼窗框的玻璃。我的汽車維修員吉米說過,我的車窗調節零件不知是壞了還是少了一個齒輪。這樣很危險,這種空隙足以讓一些死小孩用鐵絲勾開車門,等我發覺車子被偷時,他們早就快到喬治亞州了。

真的嗎?我這麼問他:十年的馬自達耶!

他嚴肅地說:零件。

找衣架會不會太奢求了?我審視停車位與後方牆壁的交接處,那裡有一堆垃圾──小石頭、玻璃紙、鋁箔罐,但都不像是可以讓我進入車子裡的東西。

我沿著牆壁行走,小心翼翼踩著腳步。儘管現在水泡像是已變成了絞肉,我還是拖著褲腳努力移動。

實驗室裡的木乃伊骨頭,現在又老了一些。

延遲了這些時間,我得在醫檢局待到晚上,然後回家面對一隻脾氣暴躁的貓,再用微波爐加熱在冰箱裡找得到的任何食物。

但你就是不能……

閉嘴。

然後,前面兩公尺處的垃圾之中有東西閃了一下,我滿懷希望,一步步靠近它。

我的大獎是一根六十公分長的鐵絲,大概曾屬於我原本幻想的臨時應變物。

我快速跛著腳跳回馬自達旁,然後把鐵絲一端纏成一個小圈圈,再把鐵絲塞進吉米所說的縫隙裡。

我雙手並用,臉貼著車窗,努力把鐵絲環放到車窗控鎖上。每當這玩意兒像是就位完畢,我就猛然一拉。

就在我進行第無數次的套圈與拉動時,我身後響起了一個聲音。

「離開那部車。」

該死

我轉過身,一隻手還緊緊抓著鐵絲。

一名停車場制服警衛雙腳張開站在三公尺外,掌心朝上指著我的方向,臉上掛著緊張的激動表情。

我露出笑容,希望可以解除敵意,或至少讓人鎮定。

但警衛沒有回報微笑。

「離開那輛車。」那傢伙有一頭金髮,臉色紅通通,大概只比我腳上水泡的發紅程度少一度。我猜他的年紀大約十八歲。

我燦爛地露出「我好蠢」的魅力笑容,「我把自己鎖在車外。」

「我要看證件與行照。」

「我的包包在車裡,車鑰匙在啟動孔上。」

「離開那輛車。」

「如果能解開車窗鎖,我就可以給你……」

「離開那輛車。」金髮小子使出全部本領。

我照他的話去做,手中仍握住鐵絲。金髮小子示意要我再退後一點。

我翻翻白眼,拉大了距離。算了。鐵絲滑進車子,落在座椅上。

怒氣打敗了我想保持愉快的決心。

「聽著,這是我的車。我剛行使完陪審員義務,我的行照、駕照與證件都在車子裡面。我得回去上班,回去醫檢局工作。」

如果我希望最後一句話能發揮作用,那可就錯了。金髮小子的表情顯示眼前是一位手持偷竊工具的骯髒赤腳女人。危險嗎?

「打去醫檢局。」我厲聲說道。

心臟跳了一拍,然後他說:「別動。」

彷彿我會不開車就光著腳丫逃跑似的。

金髮小子匆匆離去。

我倚著馬自達,惱火地把重心從疼痛的一隻腳換到疼痛的另一隻腳,交替看著手錶時間,以及檢視路面找尋手環。我開始在停車塔來回踱步,最後終於聽見引擎聲。

幾秒鐘後,一輛福特金牛座開上坡道。

這一天還能更糟嗎?

是的,就在剛剛。

 

從一宗不明少女離奇死亡的案件開始,更多、更黑暗、更不可告人的內幕卻蜂擁而來!女法醫唐普能否順利地還原女孩的真實身分,送她回家?《迷失的骨頭》情節高潮迭起,值得你看到最後!

 

--

好康訊息

凡在博客來購買《迷失的骨頭》一書,就有機會抽中價值9,642元〈尋骨線索〉影集第1季-第9季各一套之大獎喔!活動期間為4/11-5/22。

她破敗的身軀蜷縮,皮膚蒼白冰冷,
大腿轉印著輪胎痕跡,
肩上還有已經變色的血腫斑塊。
不,這不是意外!那女孩是被謀殺的……
.
.
推理大師傑佛瑞‧迪佛:
凱絲‧萊克斯的書令人非讀不可!
.
《迷失的骨頭》凱絲‧萊克斯─著
.
博客來:http://goo.gl/xKXjiF
金石堂:http://goo.gl/k4Bcle
誠品:http://goo.gl/ecvQWb
讀冊生活:http://goo.gl/2X7JNC

 

創作者介紹

小王子的編輯夢

crown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