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5x255  

 

虞姬寂靜(2)

 

前期提要

來自四面的楚歌,依然沒有停止。

跟著男人回到房間後,女人坐在床上,呆呆地等著沾在衣服上的冷氣逐漸退去。

從隔間的帷幔前,傳來大王的聲音。接到命令要去準備酒宴的近侍跑出去了,男人在另一個留下來的從僕前,攤開了長長的手臂。

正好被斜斜垂下來的床帳擋住,從女人的位置,只能看到男人的身體的一半。從僕拿來的代表大王的甲冑,在微暗中依然閃爍著白光。男人默默穿上甲冑,女人聽著配件撞擊聲、皮革摩擦聲,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男人逐漸變成人人害怕的霸王模樣。

 

男人拿起被呈上來的刀,轉向了女人。

這時候男人才發現盯著自己的視線,表情浮現有些困惑的搖曳陰影。

 瞬間,男人的臉在床帳前消失不見了。那是為了調整甲冑而有些移動,但不知道為什麼,女人卻覺得男人是猛然逃開了自己的視線。

 「等一下要辦酒宴。」

 走到女人前面,低下頭鑽進床帳裡的男人,臉部表情已經恢復戰場上的武士的模樣。難道是自己的錯覺嗎?從火光照耀下淡淡浮現的右半部的臉,女人看出大王已經有了最後的覺悟。

 「我已經下令打開倉庫,把酒、肉等所有東西都分給大家。這裡不會留下任何東西。」

 

每次大戰前,大王都會辦酒宴。在酒宴上,與麾下將領們觥籌交錯,合聲高歌。然後,騎上在外面等候的騅,帶領諸將們一舉衝入戰場。女人一定會在酒宴上翩然起 舞。區區一個後宮婢女,當然沒什麼舞蹈的素養。儘管如此,女人還是跳了。因為在身為唯一寵姬的日子裡,男人要求她學習。所以,女人拚了命學。可能是原本就 有天分,女人幾乎在一年內就學會了所有的技藝。沒多久,女人就開始在戰前的酒宴上跳舞了。不知不覺中,大家都把女人的舞蹈當成了帶來勝利的幸運符。

 

「再也不會回來這裡了。」

 男人說要跟窩了將近一個月的山丘告別了。從他的聲音,完全聽不出被楚歌波浪襲擊時的動盪不安。女人把懸在半空中的腳踝放入鞋子裡,從床上站起來。酒宴的會場應該會設在山丘上最大的屋子,所以女人攤開剛折好的皮毛,準備移到那裡。

 

但男人舉起手,阻止了她的行動。

「妳不必來。」

正要把皮毛披到肩上的女人,停下動作,反彈似地抬起了頭。

「妳收拾行李。」

女人還來不及開口問為什麼,聲音就從上面傳下來了。

 「酒宴後,我會打開門打出去。妳趁我們引開對方的注意力時,從後門逃出去吧。那個范賈會協助妳。沒時間了。」

 「不,大王,臣妾要留在這裡,跟你一起出席酒宴……」

 「不行。」

男人搖搖頭,打斷了女人的話。他的聲音平淡得出奇,含帶著女人從來沒聽過的異常冰冷。

「妳叫什麼名字?」

 女人不懂他為什麼這麼問,沉默了一會才小聲地回答:

 「我叫──虞。」

 男人又搖搖頭說不對。

 「我是問妳原來的名字。妳並不是出生時就叫虞,虞是我給妳的名字。」

 

 聽到男人一一確認什麼後再往下說的語調,女人深感疑惑,心想為什麼要問這種事呢?她是虞。即使這是男人在咸陽給她的名字,這個名字也已經在她體內,跟她緊緊 結合在一起了,連伸入一根頭髮的縫隙都沒有。再說,以前的名字她早已忘了。生下自己的父親和母親,恐怕都不在世上了。事到如今,已經沒有她可以帶著名字回 去的地方了。她只能以虞的身分活著、以虞的身分死去。

 「恕我直言,大王……」

 女人從來沒有反抗過男人,一次也沒有。但是,這次不一樣。如果聽大王的話逃走,就意味著與打最後一場戰的男人永別了。

 「虞的生命與大王同在。若是大王不帶我去戰場,我隨時都可以死給大王看。」

 說不定,她那道視線也帶著刺人般的嚴峻。因為是鼓足了勇氣說話,所以說到最後時還咳了起來。她覺得,不趕快把想法說出來,男人可能馬上就會離開這裡。

 「妳叫什麼名字?」

 男人只是不停地重複同樣的問題。即便女人的眼神,確實捕捉到了男人的目光,男人還是一副冷漠的表情,彷彿眼前沒有任何人。

 

「臣妾叫虞姬,沒有其他名字!」

 女人顧不得有從僕站在大王後面,大叫著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把那個交給我。」

 男人的聲音冷靜到不能再冷靜,指著女人的頭上。女人一時無法理解男人的意思,當她察覺指的是大王送給她的東西裡,她最珍愛的玳瑁髮簪時,男人又說了一句:

 「把璣(不圓的珠子)也給我。」

 大王的眼神只要她聽從指示。

 

 女人覺得大腦一片空白,把手伸向了耳朵,摘下了耳環。那上面有小石頭那麼大的璣,閃爍著淡淡的光芒。接著,她把髮簪也拔下來了。她用指尖再次觸摸裝飾在上面 的寶石後,把髮簪和耳環一起放在伸過來的厚實掌心上。稍微碰觸到的大王的手,十分冰冷。她沒辦法看男人的臉,只能盯著大大的手握起來。

 「這幾年來,妳在我身旁,把我服侍得很好。今後,妳好好過日子吧。妳可以從這裡拿走任何妳喜歡的東西。」

 反彈似地抬起頭的女人,眼睛已經泛紅了。

 

「虞、虞不要那種東西,虞只要跟大王在一起……」

 「妳不是虞。」

 

女人懷疑自己的耳朵。

 男人俯視張大嘴巴、表情呆滯的女人。

 「我給了妳虞這個名字。但是,現在妳把這個名字還給我了。妳不再是虞了,沒有必要跟我待在這裡,快快離去。」男人很快下完命令,說:「再見了。」

 

女人連聲音都發不出來,目送寬大的背部從床帳逐漸遠去。可能是門打開了,甲冑的配件相撞擊的聲音,很快就被突然變大聲的楚歌淹沒,融入那憂鬱的旋律裡,消失不見了。

 回過神時,從手臂滑下來的毛皮,在地上扭成了一團黑影。一度欠身而起的女人,又無力地坐回了床上。她邊用指尖滑過失去重量的耳朵,邊呆呆望著天花板。

 

「虞戴這些一定很好看。」

 大王這麼說,把鑲著寶石的璀璨髮簪,以及如映在水面上的月亮般焯爍的耳環,親手插入女人的頭髮、戴上女人的耳朵。那之後,男人也送給了女人許許多多的珠寶、錦緞,但男人直接碰觸她的身體送給她禮物,僅有那一次。

 

***

 

至今以來,自己眼中的男人究竟是什麼呢?

 至今為止,自己又是對男人的什麼有感覺呢?

 流過臉頰的淚已經乾了,她用袖子擦拭淚痕發癢的地方,毫無頭緒地思索大王離她而去的理由。然而,怎麼樣也找不到答案。連一點線索都沒有。女人沒有被告知任何理由。只知道又發生了跟那時候一樣的事。

 不知不覺中,已經聽不見牆外傳來的楚歌了。不知道是不唱了?還是要從頭唱起之前的空白時段?女人感覺寂靜無聲的房間正面似乎有人的氣息,這才發現從僕一直在捲起來的床帳下待命。

 

「虞美人夫人。」似乎一直在等待女人把視線轉向自己的男人,用壓抑的嗓音說:「我叫范賈,出發前要做什麼準備,請儘管吩咐。」

 

根本沒必要做任何準備。丟下這座山丘離去,女人也不知道如何在沒有大王的世界活下去。在這片不曾靠自己的腳好好走過一遍的土地上,是要如何活下去?

 「沒有時間了,請快點準備。」

 男人走到呆坐在床上動也不動的女人前面,撿起了皮毛。浮現在火光下的年輕男人,個子非常嬌小。每眨一次眼睛,正經八百的粗眉毛就會誇張地上下晃動。女人吸吸鼻涕,發出了吐氣般的笑聲。

 「你不是在那裡看到了一切嗎?臣妾被大王拋棄了,沒有任何事要拜託你了。不如你去把隔壁小屋的侍女們帶來這裡,她們睡醒後一定都很害怕。做完這件事,你的任務就結束了,之後想去哪就去哪。」

 「恕我冒昧,虞美人夫人──」

 

男人眨了好幾下眼睛,不停地晃動眉毛後,以單腳下跪的姿勢,把折好的皮毛呈給女人。女人心想,他可能是怕沒有完成大王命令的事會被大王懲罰,便對他說:

「不用擔心,我會跟大王說。」

 但說完才想到,大王剛才已經跟自己訣別了。這次她露骨地浮現自嘲的笑容,接過了毛皮。

 「夫人絕不是被拋棄了,只是任務結束了。」

 女人的表情靜止了,扭曲的笑容留在臉上。

 「你說什麼──」

 「這是我聽我叔父說的。」

 「你叔父?」

 「就是范增。」

 

聽到好久沒聽到的名字,女人終於知道眼前這個男人是什麼人了。范增老人從陣營消失時,有人舉例說,他的親人還在大王身旁擔任隨從,所以他的離開絕對沒有懲罰的意味。那個親人可能就是這個忙著上下晃動眉毛的年輕人吧?

 「我叔父對我說,如果哪天虞美人要離開陣營,你就自己決定要不要把這件事告訴她……」

 「說。」

 沒等對方說完,女人就打斷了那句話。沒錯,范增應該知道理由。就是因為那個理由,范增那天才會把只看到一眼的女人,從咸陽的後宮帶出去。

 「說吧。」

 不覺中,她欠身向前,雙手緊緊抓住了放在膝上的毛皮。面對沉默,低著頭的男人不停地眨著眼睛,每眨一次,眉毛就會在影子裡蠢動。

 

「虞夫人是項王大人的正妃。」

 片刻後,女人聽到回答,皺起了眉頭,心想都到這步田地了,還要逢迎嗎?

 「不要說那種無聊的蠢話。」

 

 大王沒有冊封正妃。但除了女人外,也沒有讓其他可以稱為愛妾的人陪伴他。平時都只有女人一人,在大王身邊侍候。女人跟隨大王,前往新的戰場、前往新的城堡, 過著旅行般的生活,不停改變所在地。為什麼大王沒有冊封王妃?不可思議的是,她從來沒有過這樣的疑問。這四年來,每天晚上男人都會出現在寢室,跟她一起迎 接早晨。雖然,在陣營裡大家都是以「美人」這個職務名稱來稱呼她,但是,大王對待她,就像對待王妃,況且,在只有戰爭點綴的日子裡,形式之類的東西不過是 吹過戰場的風塵而已。

 

「不是那樣子的。」

 男人更壓低了嗓音,把在微暗中也能清楚看出充滿緊張的臉朝向女人。

 「那是項王大人在會稽,與叔父項粱大人起兵,高呼復興楚國,高舉討秦的旗幟時的事。就在離開會稽前,項王大人娶了妃子,聽說是會稽的名門之女。」

 正面迎接范賈視線的女人,指甲慢慢嵌入了膝上的毛皮裡。

 「那之後,才過了兩年,項王大人就把妃子委託給留在定陶的項梁大人,自己率領軍隊往西推進。跟現在包圍我們的可惡的漢王,一起前往陳留。但是,秦軍趁這個時候包圍定陶,一舉攻陷了城堡。項梁大人慘敗而死,妃子也在被敵兵羞辱之前,刎頸自殺了。」

 女人的視線逐漸失去力氣,往下沉沒。沒多久,被拔去髮簪失去支撐的頭髮披落下來,無聲地蓋住了她的臉……

 

霸王別姬裡的虞姬竟然不是虞姬???在四面楚歌之際,遭到霸王拋棄的她,又會做出什麼驚人之舉?想知道萬城目學如何顛覆經典名作,絕對不能錯過超乎想像的《悟淨出立》!

 

未完待續,本文摘自萬城目學《悟淨出立》

 

//////////

《悟淨出立》立體書封-小  

 

《西遊記》、《三國演義》、《霸王別姬》、《荊軻刺秦王》……

 

當那些故事中的「配角」,成為自己生命裡的「主角」,事情會變成什麼樣子?

 

讓時間靜止在主角登場的前一刻,這一次,就看他們的了!

 

 

 

悟淨走路的時候在想什麼?趙雲在船上為什麼總是不說話?

 

虞姬藏著什麼從沒跟別人說過的秘密?與那個刺秦王的荊軻同名會有什麼困擾?

 

如果爸爸是死也要寫完《史記》的司馬遷會怎麼樣?

 

 

 

 奇想天才萬城目學這次聚焦那些著名經典裡最無人關注的角色,

 

他以獨特的視角深入描寫他們沉靜外表下的暗潮洶湧,不僅顛覆了我們對經典的刻板認知,

 

更帶領我們重新體驗了一場穿越時空的魔幻旅程,讓人忍不住驚呼:真的太有趣了!

 

 

 

萬城目學《悟淨出立》4.25開始預購,5.2正式發行

 

 

 

 

創作者介紹

小王子的編輯夢

crown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