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6189-blog  

 《魔法學園II:赤銅手套》精彩試閱 第二回  

「還好嗎?」看到凱爾關門時的表情,爸爸問道。

「嗯,還好。」凱爾垂頭喪氣地回答。

「很好。」阿勒斯泰清清喉嚨。「我想我們今晚可以出去一下。」他說:「去看電影。」

凱爾大感意外,自從他回家過暑假,他們就不太常出門。阿勒斯泰日復一日抑鬱寡歡,簡直快把從客廳到車庫的走道給踏穿了。爸爸在車庫修舊車,整修舊車到煥然一新後賣給收藏家。有時,凱爾會抓起滑板,心不在焉地踩著滑板在鎮上亂逛,但跟魔法教誨院一比,好像一切都變得索然無味。

他甚至開始想念那些地衣。

「你想看什麼電影?」凱爾問,心想大魔頭才不會管別人要看什麼電影,這必定會換取一些分數。

「有部新片,有太空船的。」阿勒斯泰說,凱爾很訝異爸爸的選擇。「或許我們還可以順道把你那隻大怪獸帶去收容所,換隻可愛的貴賓狗,甚至是鬥牛㹴,反正沒狂犬病就好。」

小肆抬起頭狠狠看著阿勒斯泰,詭異的雙眼閃爍著彩色的漩渦。凱爾想起了凱莉的假髮狗。

「牠才沒有狂犬病。」凱爾揉揉小肆的狼鬃說道。大狼旋即趴下打滾,四腳朝天,舌頭外垂,讓凱爾搔弄牠的肚子。「牠可以一起去嗎?牠可以在車上等我們,把車窗放下就好。」

阿勒斯泰蹙眉搖頭。「絕對不行,把那東西綁在車庫裡。」

「牠才不是東西,而且我敢說牠喜歡爆米花。」凱爾說:「還有毛毛蟲軟糖。」

阿勒斯泰看了一下手錶,然後指指車庫。「嗯,或許你可以帶一些回來給那東西吃。」

「別叫牠東西!」凱爾嘆氣,然後把小肆帶到阿勒斯泰在車庫的工作室。車庫的空間很大,比屋子裡任何房間都要大,而它充滿潤滑油、汽油與舊木頭的氣味。一部雪鐵龍的底盤停放在車檔上,輪胎跟座椅都移除了,一疊疊泛黃的修理手冊堆放在古董凳子上,屋椽垂掛著車燈,一捆繩子掛在一排各式各樣的扳手上方,凱爾用那捆繩子打了一個鬆鬆的繩結套在狼的項圈上。

他跪在小肆前面。「我們很快就會回學校。」他低語:「還有塔瑪拉、艾倫,然後一切就會回復正常。」

狼發出哀鳴,像是聽懂了,像是牠也跟凱爾一樣想念魔法教誨院。

 

*****

 

儘管電影裡有太空船、外星人還有大爆炸,但凱爾卻很難專心。他不斷想起在魔法教誨院看電影的情景,大氣魔法師把影像投射到洞穴岩壁上。由於電影是由魔法操控,所以無奇不有。他已經看過六種不同結局的《星際大戰》,還有魔法教誨院的學生化身超級英雄,駕駛飛車對抗怪獸的電影。

相形之下,這部電影就顯得平淡乏味。凱爾喝了三杯酷酸蘋果雪泥,吃了兩大桶奶油爆米花,一心想著他會採取不同做法的部分。阿勒斯泰帶著微微的嫌惡表情看電影,甚至於當凱爾拿巧克力花生糖給他時都沒有轉頭,等回到阿勒斯泰的車上,凱爾已經因為吃太多甜食而昏沉沉了。

「喜歡這部電影嗎?」阿勒斯泰問。

「很好看。」凱爾說,雖然被拖來看一部他根本不會自己來看的電影,他還是不想讓爸爸覺得他不知感恩。「太空站爆炸的場景真是酷斃了。」

隨後出現一陣沉默,而阿勒斯泰在感覺變尷尬前開口說話了。「知道嗎?你沒理由再回魔法教誨院,你已學會基礎,可以在這裡跟我一起練習。」

凱爾心中一沉,他們已討論過這件事與各種類似的話題不下百次了,但都不歡而散。「我想我應該回去。」凱爾盡可能不動聲色地回答。「我已經通過第一道門,所以我應該完成已經開始的事。」

阿勒斯泰表情陰鬱。「待在地底下對小孩子並不好,跟蟲子一樣待在黑暗中,你的皮膚已經變得灰灰白白,維他命D的攝取量下降,也吸乾你身上的活力……」

「我看起來有灰灰白白嗎?」除了確認褲子沒有穿反、頭髮沒有亂翹等基本事項,凱爾很少注意他的外表,但是灰灰白白聽起來可不妙。他偷瞄一下自己的手,看起來還是尋常的淡紅膚色。

阿勒斯泰沮喪地握緊方向盤,轉進他們家的那條街道。「你到底是喜歡那學校的哪一點?」

「你以前喜歡的是哪一點?」凱爾質問:「你也上過這間學校,我知道你並不是時時刻刻憎恨它,你在那裡遇見了媽媽──」

「對。」阿勒斯泰說:「我在那裡交到了朋友,那是我喜歡它的原因。」這是凱爾印象中爸爸第一次提到魔法學校有讓他喜歡的部分。

「我在那裡也有朋友。」凱爾說:「我在這裡完全沒有朋友,在那邊卻有。」

「我在魔法學校所交到的朋友現在全死了,凱爾。」阿勒斯泰說。凱爾感覺頸後的寒毛全豎了起來,想到艾倫、塔瑪拉、瑟莉亞──然後強要自己別再想了,這太可怕了。

不只是想到他們死去。

而是想到他們因他而死。

因為他的祕密。

因為棲息在他體內的邪惡。

別再想了,凱爾告訴自己。現在,他們到家了,但是凱爾覺得房子看起來不太對勁,感覺怪怪的。凱爾盯著房子一會兒,才發現原因。他把小肆綁進車庫之後,就關上車庫門,但現在門卻開著,露出一片黑暗。

「小肆!」凱爾抓開車門把,差一點跌到人行道,他的瘸腿「砰」的一聲。他聽見爸爸在叫他,但他才不管。

一拐一拐跑向車庫。繩子還在,但另一頭卻損毀了,像是用刀子來回鋸斷──或是用尖銳的狼牙。凱爾試著想像小肆獨自待在黑暗的車庫,吠叫等候凱爾的回應。凱爾開始感覺胸中湧現一股寒意,小肆在家裡很少被綁起來,這可能讓牠抓狂。或許牠咬斷了繩子,然後不斷撞門,直到撞開了門。

「小肆!」凱爾拉開嗓子又叫了一聲。「小肆!我們回到家了,你可以回來了!」

他到處察看,但是狼沒有從灌木叢現身,也沒有從開始聚集在樹木間的影子底下走出來。

天色愈來愈晚。

凱爾的爸爸出現在他身後,看著斷裂的繩子與敞開的車庫門,然後嘆了一口氣,他用手理了一下灰黑相雜的頭髮。「凱爾。」他輕輕說道:「凱爾,那東西走了,你的狼走掉了。」

「你亂講!」凱爾大叫,然後轉身面對阿勒斯泰。

「凱爾──」

「你一直討厭小肆!」凱爾回嘴。「牠不見了,這下你可開心了吧!」

阿勒斯泰的表情變得嚴肅。「凱爾,看到你心情不好,我並不開心。不過,沒錯,那頭狼根本不該當成寵物。那東西可能會咬死人,不然就是嚴重傷害到別人,傷到你的朋友,甚至是你,但願不會如此。我只希望那東西跑進樹林,而不是跑到城裡,開始把鄰居當點心吃。」

「住口!」凱爾對他說。但小肆吃人的想法,卻隱約讓他有種慰藉,因為他就可以在騷動中找到小肆……凱爾趕緊徹底屏除這個念頭,把它歸為大魔頭思維。

那樣的想法毫無助益,他必須在發生可怕的事情之前,找到小肆。「小肆從來沒有傷害過別人。」他最後只能這麼說。

「我很遺憾,凱爾。」阿勒斯泰說。讓凱爾驚訝的是,他的語氣很真誠。「我知道你一直想養寵物,或許要是我讓你留下那隻鼴鼠……」他又嘆了一口氣。凱爾心想,爸爸不讓他養寵物,是不是因為大魔頭不應該有寵物,因為大魔頭不愛任何東西,尤其是天真無邪的東西,像是動物,像是小肆。

凱爾想像小肆現在有多害怕──自從凱爾找到幼狼時期的牠以來,牠就不曾獨自生活。

「拜託。」凱爾請求。「拜託你幫我找找小肆。」

阿勒斯泰下顎抽動,終於點點頭。「上車,我們繞著街道慢慢開,一邊叫喚牠的名字,牠可能還沒走遠。」

「好。」凱爾說。他回頭看著車庫,感覺好像疏漏了什麼,好像只要他看得夠仔細,就可以看見他的狼。

但是,不管他們繞了街道多少次,叫喚了多少聲,小肆就是沒出現。天色已晚,所以他們回家了。阿勒斯泰煮了義大利麵當晚餐,但凱爾食不下嚥。他要阿勒斯泰答應隔天為小肆做一張「找尋失狗」的海報,即使阿勒斯泰認為放上小肆的照片是弊多於利。

「凱爾倫姆,混沌獸不是拿來當寵物的。」阿勒斯泰拿走凱爾原封不動的晚餐之後說道:「牠們才不關心人,牠們做不到。」

凱爾對此不發一語,但是睡覺時,卻有種哽咽與恐懼的感覺。

 

*****

 

一個高頻的哀鳴聲音驚醒了睡得很不安穩的凱爾,他旋即在床上坐起身,抓起一直放在床頭櫃上的匕首「彌拉」。他的雙腿伸下床,腳碰到冰冷的地板時,不禁瑟縮了一下。

「小肆?」他輕喚。

他隱隱約約像是聽見另一聲哀鳴。他凝視窗外,只見到深深夜色與重重樹影。

他溜到走廊。爸爸的房門關著,房門與地板之間的縫隙是一片漆黑。但是凱爾知道爸爸可能還沒睡,有時阿勒斯泰會在樓下的工作室裡徹夜修理東西。

「小肆?」凱爾再度輕喚。

沒有回應,但是凱爾的手臂卻起了雞皮疙瘩。他可以感覺到他的狼就在附近,小肆很焦慮、很害怕。凱爾往那個感覺的方向走去──儘管他沒法解釋這種感覺──這讓他走過門廳來到地下室樓梯的上頭。凱爾用力吞嚥,然後握緊彌拉,開始往下走。

地下室總是讓他膽戰心驚,裡面滿是老舊的汽車零件、壞掉的家具、娃娃屋、等待修復的娃娃,以及有時會突然發出聲音的古董錫製玩具。

通往阿勒斯泰另一間儲藏室的門片下方透露出一道黃色燈光,那裡塞了很多他還抽不出時間修理的舊玩意兒。凱爾鼓起勇氣,一跛一跛走向那個房間,推開房門。

門動也不動,爸爸上鎖了。

凱爾心跳加速。

爸爸沒道理要為一堆修理到一半的破舊東西鎖上門,完全說不通呀!

「爸?」凱爾在門外呼喊,心想阿勒斯泰是不是為了什麼事待在裡面。

但是,他卻聽見門的另一頭傳來非常不一樣的騷動聲。怒氣湧現,猛烈到幾乎讓他窒息。他拿起小刀,努力把它塞進門縫,試著推開門栓。

一陣緊張之後,彌拉的尖端終於壓到正確的地方,鎖彈開了,門應聲而開。

地下室的門後不再是凱爾記憶中的模樣。凌亂的狀況不復存在,現在已騰出空間充作像是極簡約的魔法師辦公室。角落裡擺了一張書桌,一堆堆的新書、舊書擺在書桌周圍,另一頭有一張小床。而小肆就在地面中央,牠被銬住了,套著看起來可怕無比的皮製口套。

狼發出哀鳴,衝向凱爾,卻被鍊子給止住了。凱爾跪下來,手指翻弄小肆的毛髮摸索頸銬的鬆解裝置。他太高興見到小肆,又太過於氣憤爸爸的所作所為,所以一時忽略掉最重要的細節。

但是,等他掃視房間,找尋阿勒斯泰放置鑰匙的地方時,他終於看到他應該第一眼就注意到的東西。

靠著另一頭牆壁的小床上,也鍊著鐐銬。

鐐銬的尺寸正好適合即將滿十三歲的男孩……

 

沒想到相依為命的爸爸竟然打算對自己不利,凱爾只好趕緊逃回魔法教誨院,卻聽說能夠殺死喚空者的赤銅手套失竊了!而手套的樣式,怎麼跟家裡地下室的那份手稿好像?!……越看越入迷,讓你再也無法逃脫《魔法學園》二部曲《赤銅手套》的掌握!

 

, , , ,
創作者介紹

小王子的編輯夢

crown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