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靈會

 

 

在偶然認識行跡神秘的家明之後,故事主人翁「我」開始隨著家明踏上各式各樣橫跨陰陽兩界的旅程。這一天,一場出人意表的降靈會找上了他們……

 

這一天我狠狠地硬是睡到太陽下山才起床。隔著厚重的窗簾開著空調,其實很容易讓人忘記外頭是什麼季節氣候,什麼年月時分。我躺在床上賴了一會,拿過手錶一看,居然已經快晚上六點了,這才心滿意足地下床去梳洗。待睡意全消,精神一好,強烈的飢餓感襲來,我便出門覓食去。

 

進了速食店,沒想到這裡大排長龍,一旁還有許多小屁孩吵鬧地玩樂著。我嘆了口氣,沒辦法,只好排隊吧。我盯著點餐櫃檯上頭的菜單看板,想說要不要試試看剛推出的新口味漢堡時,褲袋裡的手機突然大動特動起來。我掏出手機一看是個陌生的來電,禮拜天晚上全家正團聚吃飯的時刻,誰會打電話給我呢?

 

電話那頭果然是個陌生的女聲,我剛接聽,才「喂」了一聲便聽到她以急促的口氣大聲說:「請問家明有沒有在你旁邊哪?」

 

1

 

小佩整個下午都很興奮。

 

為了這場降靈會,她已經忙碌奔走了許多天,打從她加入這個所謂身心靈成長工作坊中心的會員之後,對於中心的各項活動事務都熱中參與,熱心幫忙。今天是中心舉辦降靈會的日子,據說邀請到某位靈修多年,靈通能力高超,且曾到過歐亞各國研習取經的某大師,「將協助參加活動的所有朋友與異次元的高靈做連結,希望獲得高靈的引導啟發,開啟更高層次的靈性智慧」。(按,以上用語取自該工作坊活動說明文案。)

 

因為小佩的熱心,降靈會活動所需的庶務用品都由她負責採買準備;她甚至還拉了好幾位朋友一同參與這場高靈的智慧指導聚會。

 

對小佩而言,這些事都不算什麼,倒是苦了她的男朋友阿豪。除了要陪買陪逛充當苦力腳伕之外,還要提供公務車及司機接送服務。阿豪是個沉默木訥的青年,對小佩的諸多要求與命令,總是好脾氣地笑著接受。阿豪對所謂身心靈工作坊的態度是不置可否,對小佩的熱心投入也沒有多大意見,偶爾被小佩強迫著來「一起成長」的時候,也總是溫順地靜靜坐在一旁。

 

當今天下午他們兩人結束採買來到中心時,已經有七、八位朋友在現場忙進忙出了。小佩難得體貼地跟阿豪說:「你別在這礙手礙腳的,累了好幾天,你先去療癒室躺一躺休息一下吧,等活動開始我再叫你。」阿豪如蒙皇恩大赦,走進中心裡頭的小房間躺下休息。

 

不久,今晚降靈會的主持老師與中心負責人也一同到場了。

 

小佩按捺住內心的興奮與緊張,同眾人一起聽從老師的指揮進行降靈會場的必要佈置措施以及相關準備工作。「這將是一個意義重大的夜晚啊!」小佩邊忙邊在心底這麼想著。但她不知道的是,其意義之重大,事件之離奇,將超乎她小小腦袋之想像。

 

2

 

胡老師早上起床的時候,並沒有到今晚將會是她通靈生涯的終結。對她而言,這只不過是又一場她所主持的降靈會而已。

 

據說胡老師是不輕易舉辦降靈會的。因為要請到高靈降臨並一一為在場人士開示解惑,總會耗掉她許多能量,通常除非是高靈主動表示,或交情夠深的朋友請託,胡老師才會鄭而重之地舉辦這項活動。

 

胡老師約莫不到三十的年紀,修長的身形與秀麗的臉龐,搭配素雅的裝扮確實是位氣質出眾的女性。據說在國內與國外各拿過一個碩士,從小就有靈媒體質的特殊感應,經過高等教育的洗禮之後還曾到過印度,尼泊爾,英美等國家進修身心靈與宗教哲學的歷練。

 

與胡老師熟識的人總都誇讚她的氣質清新,感覺還像個大學在校生似的。雖然擁有高超的靈通能力,但也不刻意賣弄神秘,上門找她諮商問事的人是絡繹不絕,往往要排上好幾個星期才能等到親炙大師風采與靈能的機會。

 

今天降靈會的現場經過一番佈置之後,不知不覺已經透散出幾分神秘與緊張的氣息。離活動排定開始的七點整還有約三十分鐘,這時胡老師要求到裡面的小房間靜一靜,開始她自己個人的準備工作。阿豪因此在睡夢中被請出房間;外頭的人個個神情肅穆靜默不語,心中各自夾雜著緊張不安與興奮情緒,似乎生怕擾亂了降靈會場應有的寧靜與慎重。阿豪再怎麼樣順從小佩,畢竟這種事還是已經超出他的範圍了,所以他並沒有加入那十幾個人圍坐的圈圈當中,而是坐在被移動到靠近後頭廚房的沙發上繼續打盹。

 

降靈會即將開始,現場燈光已經調暗,並且點起了二十一根白蠟燭,燃燒未盡的鼠尾草在銀盤中繼續冒著白煙,拉起的窗簾上掛著一片片綴滿神秘符號的黑布,一旁的桌上放滿了祈請高靈降臨的用品與道具,十幾人盤膝圍坐的圈圈裡,擺著一張空椅,靜候今晚降靈會的主角胡老師出場……小佩忐忑不安,屏息以待……

 

3

我站在光鮮明亮的點餐櫃檯前拿著電話,排我前面的那位媽媽已經轉身離開輪到我了。店員微笑著大聲對我說:「歡迎光臨!要來份我們最新推出的田園……」電話裡另一頭的陌生女子也正大聲地對我叫著:「家明有沒有跟你在一起啊!你請他快點過來,我們這裡……」我有點愣住,不知該先回答哪一邊;於是我用手指著桌上的菜單隨便點了兩個套餐,然後對電話那頭焦急的女子說:「妳那裡是哪裡啊?家明沒有跟我在一起啊,妳找他什麼事呢?」那女子又嚷嚷了什麼我沒細聽,我用頭夾著電話正忙著從褲袋裡掏錢呢!真是,禮拜天晚上吃個漢堡也不得安寧。

 

店員示意我,請到一旁等待外帶的餐點,在等餐時我才弄清楚電話中的女子原來是透過舊同事拿到我電話的。好像是她們先找上當日算牌趴那位塔羅老師求助,塔羅老師知道了原委後,認為這事該請家明幫忙,沒想到家明的電話關機一直打不通,塔羅老師知道後來我跟家明常在一起混,便跟舊同事要了我的電話號碼,再請她們打給我看看能不能聯絡上家明。真是輾轉繞了好大一圈,加上對方講話氣急敗壞,我花了好大工夫才弄清楚來者何人因由何事。

 

「那,那你能幫我們聯絡家明嗎?事情很緊急,我們這裡……我們這裡有人好像……好像那個……被附身了……」

 

哇靠!附身耶!我突然興奮起來。

 

「好,我先幫妳找找看家明,妳不要慌,我等等回妳電話。」

 

我結束通話後立刻打給家明,但想也知道是白打。如果對方剛打是關機狀態,我現在打當然也還是關機啊!果然電話轉進語音信箱,我給家明留了話:「家明,現在是禮拜天晚上八點,朋友的朋友出事了,好像是有人被附身,亟需你的幫忙,請你聽到留言,趕快打電話給我。嗯……我……我先過去瞧瞧是怎麼回事。你快回我電話吧。」突然間我覺得應該不用等到家明出現吧,不如先由我出馬試試!

 

雀躍的我又回撥電話給對方:「家明的電話還是關機,但我已經留話了,這樣吧,這種事我也有點經驗,不如我先去看看可好?」

對方仍在混亂之中,支支吾吾不知該怎麼回應我。

「反正暫時是找不到家明的了,不如讓我先去看看,說不定我能幫得上忙呢!再說家明要是回我電話,我也可以請他立刻趕過來。」

對方似乎也無法可想,只好給了我地址。我匆匆抓起剛送過來裝著漢堡的兩個紙袋,推開速食店的玻璃門,大步往車子走去。

有那麼一個小小突然的瞬間,在我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角落,我心中那個揭惡除弊的正義記者,似乎又活了過來。

 

4

 

這是間燈火通明的大客廳。但霎時間我有點走入某個電視攝影棚的錯覺。

現場的佈置擺設,尤其是牆上掛著的幾塊黑布上面滿是只有在恐怖電影裡才看得到的神秘符號,讓我一時有點時空錯置的異樣感,我似乎有點微微暈眩。

 

幫我開門的正是剛剛電話裡的小姐,姓黃,是這身心靈中心的負責人,看起來似乎比在方才的電話裡平靜不少。

客廳中央的小桌上擺著幾樣東西:銀盤念珠白蠟燭,薰香水晶天使卡。

眩得更厲害了。我凝神再仔細用眼睛很快地掃描四周,暈眩感稍稍退了,極細幽地我微微辨識出是這房子裡的氣場在旋轉,不是我的頭。

這股氣不但慢慢地旋轉著,還帶給我些微的壓迫感。

直覺告訴我,事情確實不對頭。確實有什麼不尋常的事發生在這房子裡。我鎮定凝神,深吸一口氣,希望我那時靈時不靈的陰陽眼可以協助我一探究竟。

我環視眾人臉上的各種神情,緊張與恐懼,害怕與不安,慌張與失措。空氣中透露著濃濃的詭異氣氛。我聞到一股燒過什麼藥草的味道。

 

一個男生走過,手上拿著一束燃著的藥草與薰香,滿屋慢慢遊走。

一個小姐在另一頭,手上拿著個小瓶往整個空間噴灑瓶裡頭不知名的液體。

其餘的人三三兩兩散坐著,聚在一起談著,低聲說著話。

沒有。在這些人身上我除了驚訝與恐懼,看不到什麼特殊的事物。

黃小姐領著我走到房子的另一頭,那裡有張沙發,好幾個人圍著那張沙發。

真的讓我看到了!

 

背對著我的是一位白衣白褲的小姐,盤起的頭髮已經有些散亂,修長的身形高舉雙手對坐在沙發上的一名男子比劃著。我看到她身旁緊貼著一個瘦小的身影;那是一個老嫗,恐怕還不到一百五十公分,乾癟瘦小卻穿著臃腫,頭上還戴著類似吉普賽人風格的披巾。滿是皺紋的臉上刻劃著歲月留下的滄桑痕跡,但雙眼卻炯炯有神,大大的鼻子高高聳立。我馬上感受到這老嫗的精明銳利與堅強意志。瞧她的輪廓似乎不是東方民族,而且衣著居然是中世紀歐洲農民的打扮!

 

我看著這老嫗,她似乎沒有察覺到我發現她的存在,仍舊緊緊貼著那白衣白褲的女郎。我暗想,真是不幸,外型這麼出色的一個女生居然被附身!

 

沒想到黃小姐竟指著她向我介紹:「這位是胡老師,今天晚上我們中心的降靈會是請她主持的……」啊?不是她被附身?是我看錯了嗎?

 

胡老師轉過身望我一眼,極快地我從她秀氣的臉上看到慌張、害怕、強作的鎮定還有一絲絲的尷尬。我們就望這麼一眼,她又轉過身子繼續比劃著。

 

黃小姐把我拉過一旁,指著蜷縮在沙發上的那男生說:「他是我們一個學員的男朋友,降靈會開始的時候,他正坐在這沙發上休息,唉,他根本就沒有參加這場降靈會啊!誰曉得降靈的活動開始到一半,他就突然站起來,還發出『咭咭』的冷笑聲……」

 

黃小姐話還沒說完,那蜷縮著的男生又突然站起來,我看他表情扭曲猙獰,雙眼佈滿血絲,雙手不停地顫抖,嘴巴呼呼作聲卻沒說話,就這樣站著全身不停抖動。這確實是很嚇人的場景,在場的人都吃了一驚,還有人喊出聲來。只看那胡老師雙手比劃的動作慢慢加快,同時嘴裡唸唸有詞,我聽不真確她唸的是什麼,只看那男生睜大了雙眼瞪著胡老師,先是滿面怒容,忽然又變成猙獰冷笑。他用顫抖的手指著胡老師,臉上的表情在短時間內不斷快速交替變換著:又是痛苦又是悲傷又是憤怒又是邪惡又是奸笑,嘴裡還不時發出嘿嘿的氣音,這詭異驚悚的氛圍直教人不寒而慄,現場的詭異氣氛壓得眾人一時又開始驚惶失措。

 

我也有些頭皮發麻,但家明不在現場,又是我自告奮勇請纓而來,只得屏息凝神定睛再看:那中邪似的男生身旁確然什麼也沒有啊!我不明其理,又瞧瞧那胡老師背後的老嫗,她對眼前這駭人的場景似乎視而不見無動於衷,仍是緊貼著胡老師。

 

這真的難倒我了。現場極似被附身的男生我看不出個所以然來,主持降靈會的通靈老師背後倒是跟著一個不知幾百歲的詭異老婦人。是我看錯了嗎?還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家明啊,你到底是上哪去了?

 

我頹坐一旁,自顧自地點起一根菸來抽著。

 

黃小姐過來問我有什麼看法,我苦笑道:「事情確實很詭異,我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恐怕超出我能力範圍了。很抱歉。」我噴出一口濃煙慚愧地說。

 

黃小姐拍拍我的手,搖著頭說:「我以後再也不辦什麼降靈會了,萬一這次真弄得難以收拾,我該怎麼辦才好……」

 

我忙道:「黃小姐妳別多想,家明這個人是這樣的,常常突然失聯,又會突然冒出來,他就是這個調調……」

 

就在我們兩個人陷入難堪的沉默時,我褲袋裡的手機又大動特動起來,我從來沒有這麼高興地接起手機,一看,正是家明。「大哥你終於出現啦!你到底是跑哪去了?我們這裡一票人在等你哪!真是要命了。」

 

我在電話裡大致跟家明說了狀況,他老兄依然穩當得很,說他盡量趕,但恐怕也要一個小時後才能到。

 

通完電話,我如釋重負看向黃小姐,她往那中邪的男生一指,我轉過頭去,看到胡老師也已喪氣地坐下來,一個年輕女生抱著那男生哭道:「阿豪,阿豪你是怎麼了!你快點醒醒啊!阿豪,我們快被你嚇死了,阿豪拜託你不要再這樣啊,都是我的錯啊,阿豪……」

 

5

 

在我們等待家明到來的時候,好些人不放棄地仍嘗試使用各種方法。

 

一個年輕女生拿著她的小瓶朝阿豪的頭上猛噴據說是可以淨化磁場的彩油,邊噴還邊唸著什麼祈禱文似的字句。阿豪,或著該說不是阿豪,坐在沙發上淒厲地笑著,彷彿完全不受影響,反倒在嘲笑那個女生的無益舉措。

 

另一個女生拿出兩顆水晶球,和另一個拿著藥草燒著的男生一起,繞著沙發區走動,說是要劃出一個結界區來,並用水晶與藥草淨化這個區域。阿豪眼瞧著他們繞來繞去,依舊時冷笑時痛苦時憤怒,跟方才沒有兩樣

 

胡老師看來義無反顧,她似乎並沒有放棄的權利。她拿出一串長念珠讓阿豪戴著,雙手按在阿豪的肩頭,口裡快速地唸著什麼,是梵文還是藏語,我也聽不懂,總之很接近就是了。胡老師唸了一段又一段,阿豪臉部扭曲,露出壓抑的痛苦表情,但過不了多久又開始猙獰地冷笑,胡老師無計可施,只能焦急地一遍又一遍地唸。

 

這時突然有人開門進來,來人是一位中年男子,頭髮灰白,中等身材,但看起來自有一股穩重威儀。我聽眾人都喊他林老師。

 

中心的負責人黃小姐走向林老師,低聲說了幾句話,只見那位林老師來到阿豪面前,一手高舉手心朝天,一手放在阿豪頭上,口裡說道:「我祈請所有層次的高靈,我祈請最純淨有力的能量降臨,我祈請宇宙靈氣管道開啟。讓邪惡退開,讓神聖降臨。讓汙濁退開,讓淨化降臨。」

 

坦白說我突然感到一陣荒謬,想笑又笑不出來。

 

林老師看來十分篤定,後來我才知道他是高級靈氣導師,也是國際能量專家。我也認為林老師確實有點功夫。只看他按著阿豪的頭,引導靈氣能量降臨(?),阿豪睜大了雙眼,充滿血絲的雙眼死命地盯著他,大口吸著氣,全身顫抖得更厲害了。阿豪慢慢舉起顫抖的右手指向林老師,嘴裡咬牙切齒斷斷續續地說:「你──找──誰──來──都──沒──有──用──了……我──等──了──這──麼──久──才──等──到──這──個──機──會……呵呵……呼呼……沒用的……呵呵……呼呼……人──我──要──定──了……」

 

現場的詭異氣氛在此刻達到頂點,我聽到好幾個人發出呻吟聲,林老師看來並沒有動搖,他改以雙手打開,比向阿豪的頭,閉起雙眼全神貫注,嘴巴無聲而快速地動著。阿豪的女朋友已經哭倒在旁人的懷中,胡老師與黃小姐緊張又頹喪地站立在一旁。我們其實心裡都有數,恐怕阿豪的情況只會更糟不會更好……。

 

林老師也退下陣來,跟黃小姐胡老師在客廳的一角坐下來低聲討論著。

 

阿豪坐在沙發上,雙眼空洞茫然失焦地望著前方,嘴裡仍呼呼嘿嘿地發出陣陣聲音,雙手一會緊握拳頭,一會放在膝上發抖。我看他時而神情落寞紅了眼眶,時而忿恨獰笑怒視眾人。

 

在這大家都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又會發生什麼事的時候,家明終於到了。

 

未完待續...

 


 

100﹪真實事件改編!一個現代陰陽師的故事!

 

李雲橋,白天是普通上班族,一到夜晚就負責聯絡陰陽兩界。別人對他的「身分」總是帶著好奇的眼光,但他自認平凡,只是比一般人多了一份「才能」,所以才會在陽光照不到的角落裡,為許多人與鬼,了卻跨越生死的遺憾。

 

他將自己的親身經歷透過小說的形式寫下來,兼具《靈界的譯者》的奇談、《深夜食堂》的療癒與《29張當票》的省思,而當這些真實事件化為故事出現,有的令人懂得慈悲,有的教人放下執念,有的則讓人領悟「天理循環,善惡有報」的道理,但他認為:無論哪個故事,鬼神都不是主角,真正的主角應當是活在當下的每一個「人」。

 

因為,無論是生,或是死,只有「當下」才是讓生命蛻變的最佳時機,也只有在心念一轉之間,才能為自己的人生重新找到出口!

逐光陰陽間立體書封-小

2013.6.3 皇冠文化集團發行

 

 

 

創作者介紹

小王子的編輯夢

crown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燒味鮮
  • 寫得很好 我有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