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溫行李+書腰立體書封-小  

擅譬者的偈語─閱讀《恆溫行李》     

文◎張曼娟

 

「就要出發了嗎?」我輕聲的問。於是執起那一直隨身的,恆溫的行李,安靜的走上道途。此刻與我作伴的,這個身形頎長的男子,將為我引領的是怎樣的風景?好像一點也不需要擔心,而我並不與他熟識。其實,我只是他的一個讀者,如此而已。

 

但誰說這不是理解一個人的最好途徑呢?通過他的創作,一點一點的向著某個核心靠近,尤其在這核心之中,有著深深的共鳴。

 

假設以Google作「林達陽的相關搜尋」,看見的關鍵字是「林達陽慢情書」、「林達陽學長」和「林達陽帥」。綜合以上三項,我最初對達陽的印象:他是許多 人的帥學長(或學弟),寫過《慢情書》這部作品,而那確實是一本動人的,情書,適合緩慢的閱讀、冥想及朗誦。藉由廣播節目的訪問見到他,曾經在大學念的是 法律系,研究所卻選擇了藝術碩士,已不尋常,而他的雙眼依舊保持著一個小男孩的純粹與澄淨,執著於某種瑰麗事物的燦燦然。

 

《恆 溫行李》這本書,似乎是跟隨著他的一場日本之旅,然而又不僅只是這樣的,這絕不是一本遊記,每一則篇章,每一個場景,都是一個小舞台,演繹著童年、成長、 冒險與愛。當他走進湖上的神社,小小的鳥居、正殿前的小方場、紅白相絞的繫鈴繩索、水手舍涓涓的泉流、綁籤處如白色初芽紛紛、懸掛起來的繪馬,等等,細細 證見,細細描摹。

 

這個世界,在他的眼中,處處都是不拘形式的譬喻,取之不盡的喻體,用之不竭的喻依。他的筆下常閃動 著這樣的神來之筆:「我遇見過許多人,有些人是音樂,可以感覺但不可掌握;有些人是樂器,不能感覺但渴望觸碰。」世界是這樣的變幻流麗,在達陽的點染之 間,吐露神祕溫存的話語。

 

作為一個貪得無厭的讀者,我更著迷於他那些偈語般的句子:每個大人都曾經是小孩,只有少數可以永遠都是──若無一顆幼弱頑強的心,所有的傷害,也不會自己成為溫柔。

 

既幼弱又頑強的那顆心,正是成長必須具備的,也是保有內在的小孩不可缺乏的呀。但我們常常丟失了,或是在歷經了傷害與失落後,自以為成長了,卻僅賸貧弱而頑固的心。

 

在對愛和傷害全無概念的孩童時期,我也喜歡冒險。對那時的我來說,冒險是回家唯一的路,不去冒險,我無法理解自己的種種情緒與這個世界的關連。

 

這似乎解釋了他對海盜船或是遊樂場的熱衷,欣喜的穿梭在童年的想像裡,一場又一場盛大的、華麗的幻覺,從不曾退卻,沒有遲疑,毫不懼怕。「黑暗的時候,愛是光源。」他這樣說。

 

閱 讀著達陽詩般的語言,我總是想到那個為人帶來快樂,其實自己有點寂寞的彼得潘,「無拘無束的飛翔,敵眾我寡的對抗,將死亡視為偉大的冒險,擁有超乎孩童的 執著與近乎大人的力量,可以前知,卻永遠不會也不要真正長大。」他或許不要長大,卻長得很好,生命的厚度使他的作品透出令人安心又嚮往的光芒。每當他在臉 書上貼文,總能吸引許多的讚歎與喜悅,大家爭相按讚,彷彿是拉扯著神社的鈴,聆聽那粗礪而單純的聲音;彷彿是捧一掌泉水入口中,品嘗那種溫和的甘味。

 

「愛 上別人,是件快樂的事。」他發出愛的慨歎,卻又這樣說:「戀愛過以後才明白,真正的快樂,就是那種寂寞。」看起來矛盾,愛戀過的人卻又能明白,因為愛原本 就是各自表述,都像是搴衣赤腳渡水的人,或許能呼喊出水的體溫,卻不能具體形容水流的漩渦與腳下的砂石切割。達陽把複雜的事說得簡單明瞭:「愛是一把張滿 的弓,誰會知道,妳的一箭之遙,是不是就等於我的呢?」

 

我想和妳一起變老,異中求同,笑著爭執,流淚改變,並且服膺於改變……「我想和妳一起變老」,這話的意思,其實是我願意與妳性命相見。

 

至於這幾句話,是要讓天下的戀者皆落淚銘記的宣言,忽而有今夕是何夕之感。

閱讀林達陽的《恆溫行李》,沿途的花火與海風,紅色的燈籠與太鼓,既甜美又寂寞,令人忘卻旅途上的孤獨。  

 

「應該出發了。」站在星星的港口,我這樣對自己說。

 

關於《恆溫行李》

《恆溫行李》新書BV

創作者介紹

小王子的編輯夢

crown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